新日暮里

来自哲学中文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日暮里(新日暮里 (しんにっぽり) ,Shinniporri)是对于现代日暮里的称呼。

出处

出自《嘎七姆七胖次摔跤兄贵 1试合目木吉カズヤ比利对战,其中木吉カズヤ大喝的一句"Shinnippori!!!"被空耳为“新日暮里 (しんにっぽり) ”。

历史

赤ちゃん决定推举チャべス·オバマ为总统,即森之大统领,史称“新日暮里”。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光明阵营中又加入了一员大将——木吉カズヤ。木吉カズヤ的母亲曾经欺辱过奇奇拉鲁,后来被施以快速衰老的惩罚。木吉カズヤ肤色浅黑,早年间是天涯车手,后来收购了一家名叫“カズヤ㈲津吉ツヨシ工业”的工厂。这个工厂受益于旧日暮里晚期的科学技术,其麾下有木吉七本枪——ユダ·ラッセンレオン·トランクス畑山ベーコン今夜が宇梶太宰ウエンツ宫城クラピカクソガキさんねじりん·ボーイ,比利·海灵顿的坐骑——摩托“黑肛”便是由其生产。后来运营不善,木吉カズヤ卖给池田くりぃむしちゅー,重新开始了车手生涯。

在这一时期,也发生了池田茂美事件。池田茂美化身女仆,勾引城之内悠二。城之内悠二招架不过,只得服从。结果,后来传扬开去,反倒落得个“弱子”的称号。城之内悠二受不了舆论的压力,投靠了VAN。

铜阁跟随海老原海老藏,投奔了暗之大将军;铁阁继续研究古日暮里的历史,镰田吾作身边只剩了金阁与银阁。镰田吾作又开始当兵,但在足舐山上与Licker山野(一说Sucker山野)的炒饭被发现,逐出了兵队。金阁曾经与他的宠物金阁犬“大叔”当过童子军队长,后来也放弃了。他们走投无路,只好投奔黑暗阵营。VAN十分欢喜,派镰田吾作管理健身房。更衣室的几大试合目——比利·海灵顿对木吉カズヤ、镰田吾作、城之内悠二、须藤步,贝奥兰迪对比利·海灵顿、VAN、须藤步等几大战役;润滑油大战——贝奥兰迪对金阁、银阁、野蔷薇,木吉カズヤ对铜阁等——都在这时发生。比利·海灵顿还当了军曹,管理西乡达尔维什良纯德井特雷斯布莱斯·伦敦豪斯·威斯顿马特·班多等人,后来退伍。

池田くりぃむしちゅー原在日暮里边境当兵,后来与比利·海灵顿、トータス藤冈、テリーマン和泉迪卡普里奥、照英、オーウェン定冈同在69消防局工作,粉碎了纵火犯——比利·海灵顿的弟弟——弟様的阴谋,之后收购了津吉ツヨシ工业。因为七本枪仍愿跟随木吉カズヤ,故此其中又换了一批职员,也就是ウィリス要次肛熊チャド·マイケルズマラッド・ピュット驹田高和チャック松本等。此外,他还让柴田贝优妮塔的妹妹柴田贝优蕾塔做他的秘书,每天花天酒地,日渐消沉。

オーウェン定冈原来是69消防局的消防员之一,后来成为了警察,同事有小普京等。

这一时期,发生了著名的绝伦战队事件。暗黑药剂师Dr. Die Hard(戴哈德)协同其助手研究员与同侪暗黑岩田社长攻占了光明科技研究所。绝伦战队队员——OMEGA速度之魔(Speed Demon)、剃刀GAY♂马凯,以及新人闪电(一说电光)与雷鸣,立刻深入研究所,驱退侵略者。戴哈德重回于营养液中,再不敢来。

GAY♂马凯原为飞机管理员之一,后来加入了绝伦战队,在行动中误食了戴哈德放置的息子状软糖,从此被VAN收入囊下,成为平家boy之一。

VAN听说镰田吾作未能击败比利·海灵顿,并且金阁股间摩擦起火焚毁了金阁寺,怒发冲冠,将金阁、银阁、镰田吾作、暗黑普京吾作的代役GAY♂马凯面具杰罗屠杀者托马斯聚集在勃力神社,进行盛大的处♂刑。结果平家boy哗变,将VAN暴打后捆在了名为“死者稣生”的木架上,后被金阁解救,史称“男♂娼起义”或“dark♂泽乡起义”。VAN十分愤怒,回到了股间痔内诊疗所,对アスパラ斋藤T.J神山进行炒♂饭。

四阁创办的新日暮里魅舞学校又增加了一批学士——江头阿基拉(化名雷泽拉蒙二宫)、马修浦饭木吉帕斯卡高坂エルメス藤堂古烈设乐·B·大御弥生ネアンデルタントジュシ·ジョンソン植野インターレット。他们勤学苦练,很快有所成就。

在新日暮里,GAY BAR云集,骚灵三兄弟就是在其中伴舞的。GAY♂BAR店长都十分热心,譬如城之内悠二和フェドム三笠,就是受GAY♂BAR店长引见,比利·海灵顿也曾在GAY BAR中参悟哲♂学。

结果,噩耗传来了——比利·海灵顿悲恸地表示,木吉カズヤ因服药过量,溘然长逝。一时间,日暮里人悲痛不已。他们自发地组织起长队,唱起哀歌,为木吉カズヤ祷告。

就在这时,铜阁与海老原海老藏不辜负暗之大将军的期望,在位面穿越任务中,成功打开了位面之间的裂缝。

之后,森之大统领离世。镰田吾作被讹传为离世,但不久又证明了仍活着。比利·海灵顿又相继参加了男尻祭等对外活动。

这时,一个惊天的喜讯传来——木吉カズヤ以赛车手的身份复活,重新过着隐居生活。这让日暮里人喜出望外。

可是,不久后,比利·海灵顿发生车祸,伤重不治。一时间,日暮里满城缟素,全城悲恸。据说,比利·海灵顿因为想让木吉カズヤ复活,秘密找到了帝国神嬷,让她透支他的元神,来复活木吉カズヤ。木吉カズヤ复活后,他还想要复活森之大统领,可是,还没等再次去找帝国神嬷,他就倒下了。

送葬的队伍沿着日暮里的主街——男魂之箭大街一直送到郊外的墓园。奇奇拉鲁为他修盖了一座二尺角的墓台,上面堆满了鲜花,中间竖立着一面墓碑,上面雕着赤ちゃん神像与御神木图案,正中镌刻着:


日暮里之王    威廉·格伦·哈罗德·海灵顿之墓


下面用汉隶刻了森罗万象大贤者亲自撰写的一首诗:


赤酱上神出林圮,祉泽天下二十里。

圣土方能造春秋,斯人浩荡不再举。

古破法老暴君乱,今共老友灭乱苦。

德行恩重无尽言,自古为君苍生语。

上帝应为欲摔跤,故此承君入天府。

莫要空念天府善,暮里之上有圣主。

於戏,於戏,斯人已逝难留住。

呜呼哀哉!尚飧!


尽管精神领袖比利·海灵顿仙逝,但日暮里的居民仍然幸福地生活、顽强地斗争着。他们用无穷的意志,谱写了一代代哲♂学之歌。即使哲♂学在我们这里消亡,请不要忘记那东海彼岸,还有这么一群Nipporian,在传承着永不褪色的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