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里

来自哲学中文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暮里是兄贵生活的地方,是哲♂学的起源地与发生地,在日本本州岛中的一处内陆,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其中有一个名叫夏陂泽的圣池。

出处

出自《嘎七姆七胖次摔跤兄贵 1试合目木吉カズヤ比利对战,其中木吉カズヤ大喝的一句"Shinnippori!!!"被空耳为“新日暮里 (しんにっぽり) ”。

政治制度与文化生活

经济

日暮里的经济水平与经济实力是与日俱增的。

从考古研究的结果来看,古日暮里时期,人们就可以制作出精美的金器、玉器,并且掌握了雕琢宝石、贵金属的技术。以及,这一时期,人们就已经发明了运输器械和简陋的起重器械,并且发现了多种观赏植物。

旧日暮里时期,工匠就可以搭建木建筑、石建筑的高楼,并且掌握了混凝土的制造技艺,出现了典型的建筑艺术——拱券与穹顶。随着对外贸易的缓慢增加与日本本土文化内渗,旧日暮里的经济稳步上升。这一时期,还发现了为数不多的赤ちゃん神像与祭坛遗迹,种种证据表明,旧日暮里人至少已经懂得了对赤ちゃん的偶像崇拜。

新日暮里时期,日暮里境内就出现了不少大型的工业厂。这代表着新日暮里科技的迅猛发展。新日暮里的居民的主要出行工具,从自行车,再到摩托、汽车,反映了日暮里经济的发展与变迁。

教育

据史料记载,在古日暮里时期,就已经有了基本的教育制度、教育体系与教育系统。经过后世的改善与发展,教育模式与重点考试的规定渐渐固定下来。

政治

古日暮里时期,采用类似中央集权制度、封建制度与联邦制度的糅合体。法老独揽大权,最终决定权归法老所有。

旧日暮里时期,采用封建制度。

新日暮里时期,采用一党制,在光明阵营内选取统治者。精神上的领袖为比利·海灵顿,而掌握实权者为奇奇拉鲁森之大统领。继森之大统领比利·海灵顿相继过世后,精神领袖的位置由贝奥兰迪充当。

娱乐

摔跤、健身与处刑

在上古日暮里中后期,出现了公开处刑、街头处刑等娱乐方式。随着光明阵营的发展,摔跤戏也渐渐成为了人们的消遣。

古日暮里时期,摔跤不仅仅是表演,而被挖掘出了竞技的功能。在那时,街头经常设置简易的摔跤场。

旧日暮里时期,权贵之中兴起了一股剑斗热。剑斗士用肉体互相搏击,胜者享用败者之尻。在民间,也兴起了后期润滑油大战的雏形,无数知名高手相继在更衣室过招。

新日暮里时期,健身房是民间很受欢迎的娱乐场所,人们常常到这里来锻炼身体,提高肉体哲♂学度。

舞蹈

在上古日暮里,人们已经学会了跳舞。在出土的陶器碎片中,发现了符号化的舞步纹样。

古日暮里时期,出现了许多戏剧类型,且常常伴随穿插的处刑表演。

旧日暮里时期,舞蹈文化再一次兴起,木吉在作天涯车手时,在留下他足迹的地方都跳过舞蹈。

新日暮里时期,舞蹈文化方兴未艾,四阁的魅舞学校,标志着舞蹈文化的接受程度大幅提高,且有了正规的教育机构。

GAY♂BAR文化

旧日暮里晚期,GAY♂BAR开始慢慢兴起,骚灵三兄弟就是在GAY♂BAR中跳舞而扬名的。

新日暮里时期,GAY♂BAR文化愈加浓重。GAY♂BAR内常配备有台球室、飞镖、扑克等娱乐与酒库。

其他

古日暮里时期,各种游戏被发明出来,譬如使用十二面骰的桌游。

旧日暮里时期,文化人之间兴起了怀古的雅好,譬如稻川爱因斯坦就曾开过古董店。

新日暮里时期,因为运输业的发达,参观旅游与仓库密室逃脱也成为新日暮里人民喜爱的娱乐方式。

法律

据史料记载,在上古日暮里时期,人们就已经制作出了原始的法典,并且出现了因触犯法律而进行的“处刑”行为。

古日暮里时期,便出现了管理民众、官员、贵族与王的基本法律。

旧日暮里时期,曾经出现过监狱配置不一的现象,有的地方是光明派监狱,有的则是黑暗派监狱,参差不齐,难以管理。而且都出现过犯人狱中霸凌、斗殴、袭击预警甚至越狱的事件。

新日暮里早期,有些地方仍然有越狱事件频频发生,但法律经过几代人的完善,监狱乱象渐渐被整饬。

文化

据史料记载,在上古日暮里时期,奇奇拉鲁的同学曾经写过一张字条:“Ms. Swallow, Eats cum from dirty dicks!(丝♂袜♂搂老师:从我污秽的摩罗上舔舐龟♂珍♂汁吧!)”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古老的诗歌。

古日暮里时期,民间流传着一些游吟诗歌,这些诗歌被统而成册,称为《古股♂液国诗歌集》。在金字塔行宫中,也有许多精致而又霸气的石雕与园林设计。

旧日暮里时期,在一衣带水的中国发生的“三国鼎立”,就被日暮里的文学家森罗万象大贤者(乳首コリーナ)改编成了话本《真·三国梦精传》,广为传颂。

新日暮里时期,文化愈加昌盛,譬如《兄贵引导人民》《PUMP IT》以及sm33520166等优秀作品争相涌现。

军事

在王去世后,VAN样的dark♂势力开始承包新日暮里的新兴事业———国防。

VAN样创立了平家分析网/PAN(即Pingjia Analytical Network):该网络将所有军人的大脑连接上了一种可以收发信号、进行运算并调动大脑资源参与其中的装置,组成一个庞大的去中心化网络,可以简便化和正确化许多决策。

在阿尔法双子的主持下,dark♂势力建立了五支飞船舰队:阿尔法舰队伽马舰队德尔塔舰队泽塔舰队欧米伽舰队欧米伽舰队是它们中最强大的。这些舰队的标配是喷♂溅炮、dark♂闪电发射器与磁轨炮。阿尔法舰队泽塔舰队欧米伽舰队则另外添加了核武器与束缚场

历史

一 史前日暮里(远古日暮里、上古日暮里)

主条目: 史前日暮里

约2万年前,日本本州岛的一处内陆。

地处几块丘壑之中,尽管有些狭窄,但受到季风影响,也算润泽。不知肥瘠的土地上,漫漫长着些地衣、蕨类、半腿高的野草,与杨、柏、杏、桃等,也有鸟类。在山坡上,时常有野兽出没,野兔、长獿,还有野狗和狐狸,深夜里,总会听见狼犬的嗥鸣。

在西山迎风坡一侧的低洼处,有一个大泽,名曰夏陂泽。山中的雨水汇在泽中,滋养着如树叶一般大小的淡水鱼类。

约1万多年前,这里出现了最早的人类先民,可惜资料不全,无法考证更细。

在约9千年前,谷内突然沴风大作,夏陂泽水推起了漩浪,冒出了几个光柱。等待狂风散去,泽水中孕育出了一个伟大的神——赤ちゃん,后人附会为——真圣大显威明觉道至高圣尊赤ちゃん

赤ちゃん看着一片榛莽,叹了口气。祂大兴风雨,使这片土地植被茂密,雨水充沛,出现了此地最早的文明。他们食用蔬肉,鞣制皮革制衣,后人称之为“黑暗阵营”。后来,他们学会了播种稼穑,产生了原始的审美,追求肉体的欢愉。每年旧历六月初九,他们都会在夏陂泽畔给赤ちゃん祭祀,进行盛大的处刑,master身着皮衣,操着皮鞭,对平家boy处刑。“OH♂YES♂SIR”“AH♂THANK♂YOU♂SIR”之声不绝于耳。

在这一时期,产生了伟大的王——VANVAN平家boy出身,属于被处刑的低位。那时,暗黑界由三个伟人主导——尊者ZEUS帝国神嬷暗之大将军。VAN因为不甘屈辱,秘密布下黑暗秘法,召唤了黑暗之力,集于一身,使他力量无穷、虎视眈眈。但是,黑暗之力也会侵蚀他的内心,使他痛苦不堪。所以,他制作出了白天使装,用来调养气血。

VAN成为了一代bondage master后,很快获得了尊者ZEUS的赏识。自此,暗黑四圣(又称dark♂四贤)鼎立,传为一代佳话。

在一次事故中,尊者ZEUS遇难,临终将号令天下的ZEUS令牌传给VAN。暗之大将军隐居在山中,少问政事。帝国神嬷也意欲寻找继承人,终于,奇奇拉鲁获得了她的赏识。奇奇拉鲁有一个常年酗酒的继父,在校园也饱受欺凌,受尽了摧残。他在不断的磨练中,认识到了世界的玄妙,终于得到了操控之术的神力,困死了一直欺侮他的老师——柴田·贝优妮塔。帝国神嬷隐退后,让他处理政务。

奇奇拉鲁认为,此地应有定名,便去请教赤ちゃん。赤ちゃん沉吟许久,说道:“天地相合,此乃哲♂学之道,造化之功。然阴阳终将寂灭,莫若日暮尔。铭之,铭之,以昭警诫。”

奇奇拉鲁甚为触动,决定定名“日暮里”。从此,这片土地就有了名字。

在这个时期,在阵营内出现了以比利·海灵顿为代表的人物。他们追求肉体的哲学度,崇尚肉搏的快感。他们分立出新的阵营,与黑暗阵营分庭抗礼,史称“光明阵营”。

其首领比利·海灵顿,身躯健美,威风凛凛,且据说精通异法。副手为トータス藤冈,他体魄健壮,与比利一同守护光明阵营。其他重要人物还有贝奥兰迪须藤步猛獣ジローラモジョシュア·スコット伪兄贵でっかい象さん等等。可惜这些元老中,有一些人被后人渐渐遗忘。而伪兄贵,则早已仙逝。

VAN得到了ZEUS令牌,野心变大,他想要所有平家boy都来朝拜,他召唤出了皮甲、ANK甲胄与水户黄门剑,大有威震天下之势。

二 古日暮里

主条目: 古日暮里

因为日暮里被崇林群山环绕,所以文化与古日本的制度有很大差异。此时,日暮里分为三大部落——尻♂阳氏、睾♂摇氏与股♂液氏。最后,股♂液氏一统日暮里,国号“泄♂”,史称“古日暮里”。

他们的王被称为法老,辖下还有一些小侯国。二代目法老时期,在夏陂泽畔出现了一对双生体植物——御神木与男尻。御神木可以结出瑰丽的御神木花,能入药,肉白骨、活死人。这两种神花很快被人民供为圣物,衍生出了多种亚种。

历代法老励精图治,将日暮里的经济发展壮大。这个时期,光明阵营逐渐发展壮大,由于冶铁技术的发达,“炒♂饭”一词开始代指享用肉体的行为。譬如比利·海灵顿与白发老者设乐·I·大辅的更衣室战役,贝奥兰迪与でっかい象さん的战役,都在古日暮里发生。据说,贝奥兰迪有一个叫做碇矢和义的弟弟,并且私下与伪兄贵摔过跤,相传,这次战役与宇宙未来的发展有关,但真实性无从得知。而且,据考古资料显示,古日暮里的工艺水平已经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不过,这一时期的史料不甚完全,需要后世哲♂学家进一步考证。

古日暮里的末代法老,昏庸无能,骄奢淫逸。他建造豪奢的宫殿、巨大的花园,经常游走在街上,把体态匀称的健壮青年抓回皇宫进行炒♂饭,史称“抓壮♂丁”。法老王的暴政激起了劳动人民的反抗。他们冲进皇宫,灭掉了古日暮里政权。末代法老有所不甘,他临死前将怨气诅咒都封印在了一套魔甲内。这套魔甲是诅咒的化身,使后世新日暮里时期的古日暮里后裔——Rick受到诅咒,永无宁日。

赤ちゃん愤而灭世。比利·海灵顿协同トータス藤冈,和古日暮里遗老稻川爱因斯坦,合力破坏了魔甲,解除了封印,使古日暮里的怨气从此消失,归于平静。比利·海灵顿也因为这件事,被日暮里居民称为“领♂袖”,赤ちゃん又加封其为“王”。

三 旧日暮里

主条目: 旧日暮里

日暮里又出现了混乱割据的局面。其中两家独大,一个是黑暗阵营分离出的通♂蛮国,一个是吸收大秦(罗马)文化的大♂秦国。最终,大♂秦国获胜,统一了日暮里全境,国号“精♂”,史称“旧日暮里”。这是日暮里第一个大统一局面。

旧日暮里时期,对外交流很广泛。譬如在一衣带水的中国发生的“三国鼎立”,就被日暮里的文学家森罗万象大贤者(乳首コリーナ)改编成了话本《真·三国梦精传》,广为传颂。

旧日暮里虽然实行大一统政策,但境内还有很多庄园主。并且这一时期,日本本土文化内渗,造成了一些大家族势力的崛起。镰田家族就是在这一时期崛起的。镰田家族图腾为蟹,在旧日暮里的贵族阶层很受器重。那一时期的镰田家族,少爷为镰田吾作,封号“平朝臣镰田吾作教经”,平日养尊处优,饫甘餍肥,宠爱女狐,每天放浪形骸,不问正事。

在旧日暮里中期,涅尔瓦-安敦尼王朝收比利·海灵顿、贝奥兰迪、江头阿基拉为剑斗士,光明阵营的地位陡然升高。就在这个时期,发生了著名的“井上小队潜入事件”。为了反抗暗黑女王在庄园内的施政,井上カブレラ带领骑士シューマッハ平田元帅C.C.(小珍子)昼闯主堡。后被暗黑女王臼井リポス井口裕美チャべス·オバマ(Chávez Obama)擒获,并丢入护城河内喂养半鱼人。但井上小队通过巧妙的方式,得到チャべス·オバマ的帮助,围困住暗黑女王,逃脱古堡。这一事件大大提高了国土内人民的自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チャべス·オバマ是奇奇拉鲁养父的转生,误打误撞,投靠了剥削人民的庄园主——暗黑女王。后来,他改过自新,用肉体演说的方式来表达内心所感。赤ちゃん念其真诚,在后世封他为总统。这是后话了。

可是,就在这一事件发生的前夕,镰田家族发生内乱。池田くりぃむしちゅー未能守住东日暮里,异教徒攻袭。镰田家族鼎立的四阁——家臣力の金阁、药师技の银阁、谋士动の铜阁、拳师守の铁阁(又称壁の铁阁)纷纷保护旧主。金阁与银阁并称为“骷髅乳首兄弟”,是很好的兄弟兼朋友,总是形影不离。铜阁是著名的物理学家,深不可测,据说知识渊博,不亚于森罗万象大贤者。铁阁原名井上シャブレラ,是井上カブレラ的弟弟,之前是研究古日暮里文化遗存的学者,后来投奔镰田家族。这四大阁为镰田家族尽心尽力,很受宠信。

家仆造反,直逼家主,火烧了镰田府邸。据说在当晚,镰田家族上古的家臣——隐の铅阁现身于莲花池中,口占一句偈子:“冤冤相报shit♂非轻,分离合聚皆前♂腚。好一似shit♂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dark♂deep真干净!”随即投入火中。镰田家主镰田上右卫门仓皇出逃,四阁携镰田吾作逃往山中避难。

正值king♂石井当政,他宠信关根侧近Colton Ford,不思朝政,不修德行,大肆剥削百姓,竟然还要强拉剑斗士比利·海灵顿进行炒饭。百姓无法忍受,冲入皇宫暴乱。

赤ちゃん愤而灭世。king♂石井为苟延残喘,将侧近Colton Ford献祭,但最终没有作用。king♂石井怨气郁积,变成恶魔,至今还会在镜中引诱少男,受害者有大迪克等。

四 新日暮里

主条目: 新日暮里

赤ちゃん决定推举チャべス·オバマ为总统,即森之大统领,史称“新日暮里”。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光明阵营中又加入了一员大将——木吉カズヤ。木吉カズヤ的母亲曾经欺辱过奇奇拉鲁,后来被施以快速衰老的惩罚。木吉カズヤ肤色浅黑,早年间是天涯车手,后来收购了一家名叫“カズヤ㈲津吉ツヨシ工业”的工厂。这个工厂受益于旧日暮里晚期的科学技术,其麾下有木吉七本枪——ユダ·ラッセンレオン·トランクス畑山ベーコン今夜が宇梶太宰ウエンツ宫城クラピカクソガキさんねじりん·ボーイ,比利·海灵顿的坐骑——摩托“黑肛”便是由其生产。后来运营不善,木吉カズヤ卖给池田くりぃむしちゅー,重新开始了车手生涯。

在这一时期,也发生了池田茂美事件。池田茂美化身女仆,勾引城之内悠二。城之内悠二招架不过,只得服从。结果,后来传扬开去,反倒落得个“弱子”的称号。城之内悠二受不了舆论的压力,投靠了VAN。

铜阁跟随海老原海老藏,投奔了暗之大将军;铁阁继续研究古日暮里的历史,镰田吾作身边只剩了金阁与银阁。镰田吾作又开始当兵,但在足舐山上与Licker山野(一说Sucker山野)的炒饭被发现,逐出了兵队。金阁曾经与他的宠物金阁犬“大叔”当过童子军队长,后来也放弃了。他们走投无路,只好投奔黑暗阵营。VAN十分欢喜,派镰田吾作管理健身房。更衣室的几大试合目——比利·海灵顿对木吉カズヤ、镰田吾作、城之内悠二、须藤步,贝奥兰迪对比利·海灵顿、VAN、须藤步等几大战役;润滑油大战——贝奥兰迪对金阁、银阁、野蔷薇,木吉カズヤ对铜阁等——都在这时发生。比利·海灵顿还当了军曹,管理西乡达尔维什良纯德井特雷斯布莱斯·伦敦豪斯·威斯顿马特·班多等人,后来退伍。

池田くりぃむしちゅー原在日暮里边境当兵,后来与比利·海灵顿、トータス藤冈、テリーマン和泉迪卡普里奥、照英、オーウェン定冈同在69消防局工作,粉碎了纵火犯——比利·海灵顿的弟弟——弟様的阴谋,之后收购了津吉ツヨシ工业。因为七本枪仍愿跟随木吉カズヤ,故此其中又换了一批职员,也就是ウィリス要次肛熊チャド·マイケルズマラッド・ピュット驹田高和チャック松本等。此外,他还让柴田贝优妮塔的妹妹柴田贝优蕾塔做他的秘书,每天花天酒地,日渐消沉。

オーウェン定冈原来是69消防局的消防员之一,后来成为了警察,同事有小普京等。

这一时期,发生了著名的绝伦战队事件。暗黑药剂师Dr. Die Hard(戴哈德)协同其助手研究员与同侪暗黑岩田社长攻占了光明科技研究所。绝伦战队队员——OMEGA速度之魔(Speed Demon)、剃刀GAY♂马凯,以及新人闪电(一说电光)与雷鸣,立刻深入研究所,驱退侵略者。戴哈德重回于营养液中,再不敢来。

GAY♂马凯原为飞机管理员之一,后来加入了绝伦战队,在行动中误食了戴哈德放置的息子状软糖,从此被VAN收入囊下,成为平家boy之一。

VAN听说镰田吾作未能击败比利·海灵顿,并且金阁股间摩擦起火焚毁了金阁寺,怒发冲冠,将金阁、银阁、镰田吾作、暗黑普京吾作的代役GAY♂马凯面具杰罗屠杀者托马斯聚集在勃力神社,进行盛大的处♂刑。结果平家boy哗变,将VAN暴打后捆在了名为“死者稣生”的木架上,后被金阁解救,史称“男♂娼起义”或“dark♂泽乡起义”。VAN十分愤怒,回到了股间痔内诊疗所,对アスパラ斋藤T.J神山进行炒♂饭。

四阁创办的新日暮里魅舞学校又增加了一批学士——江头阿基拉(化名雷泽拉蒙二宫)、马修浦饭木吉帕斯卡高坂エルメス藤堂古烈设乐·B·大御弥生ネアンデルタントジュシ·ジョンソン植野インターレット。他们勤学苦练,很快有所成就。

在新日暮里,GAY BAR云集,骚灵三兄弟就是在其中伴舞的。GAY♂BAR店长都十分热心,譬如城之内悠二和フェドム三笠,就是受GAY♂BAR店长引见,比利·海灵顿也曾在GAY BAR中参悟哲♂学。

结果,噩耗传来了——比利·海灵顿悲恸地表示,木吉カズヤ因服药过量,溘然长逝。一时间,日暮里人悲痛不已。他们自发地组织起长队,唱起哀歌,为木吉カズヤ祷告。

就在这时,铜阁与海老原海老藏不辜负暗之大将军的期望,在位面穿越任务中,成功打开了位面之间的裂缝。

之后,森之大统领离世。镰田吾作被讹传为离世,但不久又证明了仍活着。比利·海灵顿又相继参加了男尻祭等对外活动。

这时,一个惊天的喜讯传来——木吉カズヤ以赛车手的身份复活,重新过着隐居生活。这让日暮里人喜出望外。

可是,不久后,比利·海灵顿发生车祸,伤重不治。一时间,日暮里满城缟素,全城悲恸。据说,比利·海灵顿因为想让木吉カズヤ复活,秘密找到了帝国神嬷,让她透支他的元神,来复活木吉カズヤ。木吉カズヤ复活后,他还想要复活森之大统领,可是,还没等再次去找帝国神嬷,他就倒下了。

送葬的队伍沿着日暮里的主街——男魂之箭大街一直送到郊外的墓园。奇奇拉鲁为他修盖了一座二尺角的墓台,上面堆满了鲜花,中间竖立着一面墓碑,上面雕着赤ちゃん神像与御神木图案,正中镌刻着:


日暮里之王    威廉·格伦·哈罗德·海灵顿之墓


下面用汉隶刻了森罗万象大贤者亲自撰写的一首诗:


赤酱上神出林圮,祉泽天下二十里。

圣土方能造春秋,斯人浩荡不再举。

古破法老暴君乱,今共老友灭乱苦。

德行恩重无尽言,自古为君苍生语。

上帝应为欲摔跤,故此承君入天府。

莫要空念天府善,暮里之上有圣主。

於戏,於戏,斯人已逝难留住。

呜呼哀哉!尚飧!


尽管精神领袖比利·海灵顿仙逝,但日暮里的居民仍然幸福地生活、顽强地斗争着。他们用无穷的意志,谱写了一代代哲♂学之歌。即使哲♂学在我们这里消亡,请不要忘记那东海彼岸,还有这么一群Nipporian,在传承着永不褪色的哲♂学。